Loading...
—— 公告 ——

新洗钱手段来了!山西一团伙利用 “黄金+虚拟货币”方式变现,涉案高达1.35亿

6个月前 jessic
107 0
新洗钱手段来了!山西一团伙利用 “黄金+虚拟货币”方式变现,涉案高达1.35亿

9月初,太原公安发布一起罕见的案情通报,一职业团伙利用“卡农”“卡商”分散购买数亿黄金再变现,最后用虚拟货币转给境外电诈集团,形成洗钱闭环链条。

该犯罪团伙自2023年2月初,开始承接境外电诈、网络赌博资金“洗钱”业务。截至4月底短短两个月时间,已查实该团伙为境外电诈团伙“洗钱”高达1.35亿元。

通报显示,这一洗钱产业链涉及实物黄金、银行卡、虚拟货币和现货交易市场等多种金融工具和基础设施,团伙还分为资金接收组、踩点组、刷卡组、背金转运组、币商组、销赃组,手法专业。

9月7日,深圳一投资公司负责人表示,近期金价上涨,深圳的黄金市场交易非常活跃,变现速度快,而且有些交易的记录和信息不容易被排查,可能是被洗钱团伙利用的原因之一。

据南方plus 2022年11月的报道,深圳罗湖水贝片区每年营业收入超过1000亿元,平均每天营收约2.7亿,约占国内黄金珠宝批发市场份额的50%,其中黄金实物用量约占上海黄金交易所实物交割量的70%。

两天狂购800万黄金露马脚

案件侦破始于3月8日,太原市公安局杏花岭分局反诈中心民警在工作中发现一条重大线索:太原市杏花岭区某金店发生大额黄金交易,两名犯罪嫌疑人连续两天在此刷卡消费800余万元购买了近20公斤黄金,交易可疑。

通过工作,专案组迅速抓获了“卡农”韩某、张某。但经审讯,专案组发现二人只负责提供银行卡,并不知道其他犯罪细节,刷卡购买黄金的另有其人

其后,专案组民警将“刷卡团队”的唐某、王某、杨某,以及“踩点团队”的倪某、汪某、刘某6名犯罪嫌疑人成功抓获。但之前取走的700多万元黄金又流向了哪里?

跟着黄金的踪迹,专案组很快掌握了二人的真实身份为刘某、何某,两人离开太原后落地深圳。3月23日,专案组迅速派出民警远赴深圳开展工作。

抵达深圳后,另外3名犯罪嫌疑人陆续进入了警方的视线。3月8日、9日,刘某、何某陆续抵达深圳机场后,男子A拿走了黄金并接走了刘、何二人,同时还接走了另一名手拿提包的男子B。随后男子A将黄金交给了男子C,男子C又将黄金带至深圳某黄金市场进行销赃。

至此,通过买卖黄金为涉诈资金“洗钱”的过程完成。经过专案组分析研判,确定男子A为币商、男子B为另一名背金人、男子C为销赃人。在当地警方的大力支持下,男子ABC的真实身份逐渐清晰。

4月24日,团伙所有成员最终落网。

黄金+虚拟货币的隐秘路径

据太原警方介绍,该团伙负责人邓某联系到境外电诈团伙的“洗钱”业务后,马上联系“卡商”寻找“卡农”接收境外电诈、网络赌博赃款;由踩点团伙到各大金店进行踩点,寻找有大量黄金现货的金店。

为避免引发注意,一笔价值800万元的大额黄金交易可在两天内分几十次刷卡完成支付,动用大量的银行卡和背后的卡农。

仅3月4日至9日,该团伙就在太原市购买了黄金27公斤,价值1200余万元。

团伙分工明确,刷卡转运组与卡农一起刷卡购买黄金之后将实物黄金交于背金组;背金人将黄金千里迢迢从太原运往深圳后交由币商。

币商交给销赃人员进行销赃,并将销赃资金转换成虚拟币交由负责人邓某;最后由邓某将虚拟币转至境外电诈团伙。

为逃避公安机关打击,邓某与境外上线、国内下线均通过境外聊天软件单线联系,并使用虚拟货币结算。

为何挑选不易运输的黄金作为洗钱的中介货物?

今年上半年,国际金价持续走高,5月初一度达到每盎司2081美元,创下了历史新高。金价走高激发黄金现货市场交易的火热,同时也为上述团伙洗钱变现提供便利条件。

7月初,中信证券报告曾指出,上半年金价同比上升显著,市场美元后续加息的预期有所减弱,叠加央行购金趋势的延续,认为金价有望重拾涨势,并突破此前新高。

在该团伙运作高峰时期的3月份,据证券日报当时报道,国内最大的黄金珠宝交易市场—深圳水贝市场的门店负责人反映,自今年3月以来,黄金价格一天一涨,客流增长速度已经远远超出预期,总体客户数量大约是去年同期的4-5倍。

来源:财联社

暂无评论

暂无评论...